地 方成都| 绵阳| 德阳| 自贡| 攀枝花| 泸州| 广元| 遂宁| 内江| 乐山| 南充| 宜宾| 广安| 达州| 巴中| 雅安| 眉山| 资阳| 阿坝| 甘孜| 凉山

您现在的位置:首页 > 乡村振兴

倾洒真情,村里迎来引路人

作者:姚华 鲁滨逊 | 来源:西部报道网 | 发布于:2020-06-01 22:53:18 | 点击量:

西部报道网讯 周世良是四川大竹县妈妈镇刘家村人,这位说话不紧不慢的大叔,讲什么都给人云淡风轻的感觉,他说:“我土生土长在这里,以前别人都叫我们‘烂八社’——为这句话,我还和隔壁社的人打过架。以前我们这个社不但穷而且人也怂,连选个社长都选不出来……现在可不一样了,特别是杨书记到我们村后,如今家家户户哪个摸不出5、6万块钱来?”

周世良口中所说的杨书记叫杨凌,达州车务段下派到四川省大竹县刘家村的扶贫干部,村第一书记。

对现在的日子很满足的不仅有周世良,村民杨吉贵更是觉得自己现在过的是神仙日子,“我们那条湾叫锣鼓洞,下面住的人都姓杨,锣鼓洞、锣鼓洞,羊子(谐音杨)进了洞,你说好不好?“见记者有些不解,停顿半晌,他有些沉重地说:”我们这一湾没有一个在外当官的,没有一个在外发财当老板的,没有一个考出去的大学生……以前我的生活真的没什么盼头。杨书记来后,在他的帮助和鼓励下我开始养羊子,我70多岁的人了,现在过的日子赛过神仙,上午种地,下午放羊,该吃的吃过了——每年要杀一条大肥猪吃,该耍的耍过了——每逢乡里赶场我都要去凑热闹,切二两烧腊,喝二两小酒,这样的日子,即使明天死去,我已死而无憾。”

杨凌所呆的刘家村位于大竹县西南部,铜锣山中段西麓,属半丘陵半山区地势,因交通不便、种植结构单一,刘家村为典型的纯农业贫困村,全村建档立卡贫困户127户,共356人。2017年杨凌任职该村第一书记后,大力实施农业综合开发,调整产业结构,为村民拓宽增收渠道,通过产业引领大力改善全村生产、生活环境。

踏实肯干 赢得村民交口称赞

 在家里,杨凌是儿子、是丈夫、是两个孩子的爸爸,扮演着普通男人的各种角色;在工作单位,他尽职尽责做好本职工作,是客运战线的一名干将;在刘家村,他以特有的温和、低调、踏实、细腻和坚韧,赢得了当地村民的交口称赞。

5月16日上午10点,杨凌驱车到达刘家村村委会。他刚从镇上刚办完事回到村,简单打扫卫生后又急忙投入下一项工作。面积不大的一幢二层小楼里,办公室、矛盾纠纷调处室、农家书屋等一应俱全。“这就是我在刘家村的‘家’。”杨凌说着向屋里走去。小屋里一张单人床、一张办公桌、摆放整齐的资料文件,构成了他的办公室兼休息室。屋子不大,却干净整洁,可以感受到这位第一书记的认真细致。

2017年端午节后,一纸任命,将杨凌与刘家村紧紧地连在了一起。此前,杨凌一直在铁路客运一线工作,从未有过农村基层工作经验,这一任命让他心中有些忐忑。段工会主席鼓励他说:“没有人天生就会,有铁路支持,有单位这个婆家,你就放心去。”文静的杨凌性格中有着倔强的一面,他告诉自己,“作为扶贫的第一书记,一定尽己所能带领大家脱贫致富”。

刚驻村,村民对杨凌将信将疑,有人质疑到:“这个年轻娃儿能干啥子?”很快,杨凌用实际行动打消了村民们的疑虑。他用一个月时间走遍了刘家村的贫困户,把贫困村民的情况了解的一清二楚。“我两个孩子都不在身边,他对我比我孩子对我还好。”在74岁贫困户李朝武眼里,杨凌就像自己的孩子一样关心他一家的生活起居。

在纳凉的院坝里和田间地头,杨凌向村民了解贫困户情况;在贫困户家里,他嘘寒问暖,关怀备至;在村里最显眼位置,他写下自己的手机号码,村民有事可以直接找他反映。就这样,杨凌用真情打动了村民,让村民敞开心扉接受他,同时也接受他为村里规划的发展思路。凭借热情和在铁路工作多年的优势,杨凌为村里引进了种养殖产业,成了村里的“引路人”。

转变思想 为小村注入活水

站在刘家沟的山坡上,此时,正是插秧时节,“青葱刺水满平川,”阵阵晚风吹过,四周发出“沙沙沙”的声音。山坡上种着香椿、苎麻,这些都是村里引进的产业扶贫项目。

“以前我们只知道种水稻,根本不晓得种点果树,觉得那东西见效慢、种少了不好卖。后来杨书记请人给村做了几次培训,才意识到香椿是个增收的好项目。”一位村民说。刘家村的村民世代以种植玉米、谷子为生,个别村民种的果树不成规模只供自家食用。由于思想落后、种植结构单一,加之交通不便,村民的收入一直不高。杨村驻村后,在村支“两委”协助下,村民们的思想慢慢转变了,开始尝试种植经济作物,拓宽增收渠道。

杨凌回忆,得到村民的信任后,第一件事就是制定脱贫规划。“针对这样一个自然和人文条件较差的小山村,该如何走出一条脱贫路?”他开始和村干部在土地上做文章。杨凌从小生活在农村,上学学的是食品类专业,对农业科技信息有一定的了解,也曾经听说过香椿和黄荆叶经济效益高,于是在排除了种药材、种核桃等方案后,她和村委党支部书记陈昌玉商量,决定为村里引进香椿、西瓜、黄荆叶项目。

村民们发展思想的转变,还得从2017年说起。村里确定发展特色种植项目后,杨凌联系农技专家,到村里实地查看土壤、海拔、气候条件,最终确定了“黄荆叶示范推广”和“西瓜种植”两个扶贫项目的实施方案。但是,方案确定了,不少农民不理解。村民们认为,种麦子当年就能卖钱,而香椿要等两到三年的时间。为了取得农民的支持,杨凌多次请农技员给村民们讲政策、讲科技致富经验。一次次的培训后,村民的思想才开始慢慢转变。

如今,刘家村的黄荆叶和香椿已经形成规模,“仅这两个项目,保守估计,今年可以为贫困户带来上万元的纯收入。”杨凌说。

在刘家村,杨凌共包保了6户贫困户,由于每户情况都不一样,唯有一户一策才能有的放矢。74岁的李朝武是退伍军人,大儿子16岁就外出务工,很少回家,小儿子误入歧途,现在某监狱服刑,老伴有严重的腰椎间盘突出病症,无法从事重体力劳动,杨凌积极奔走,为他们争取政策托底。退伍军人优抚款,低保以及其他政策补助让这个家庭有了700元的基础收入,在此基础上,杨凌帮助他们养鸡养鸭,加上种地收入,家庭年收入有1万多元,远超脱贫标准。

去年,杨凌又为李朝武一家争取 了3000元政策补助,把他家的厕所和屋前院坝进行了改造,并为他争取了2000元扶贫资金购买猪仔、鸡仔。

“杨书记很关心我,一个月就要来我家两三次,有什么困难不等我开口说他就帮我解决了。”李朝武是个共产党员,说起杨凌,他眼含泪花,“这样的年轻人太少了,他才是真正的共产党的干部,懂事,勤快,体贴人,比我儿子对我还好”。

另一户贫困户杨吉贵家里的情况和李朝武略有不同:杨吉贵的爱人有间隙性精神病,两个儿子安家在湖南,多次家访,杨凌得知杨吉贵喜欢动物,便建议他养山羊,由于缺资金,杨凌便为他争取了一笔扶贫款,并亲自帮他买了10只羊,有了羊,原先愁眉苦脸的老杨换了一个人,变得喜欢和人开玩笑了,“我是一个性格古怪的人,这两年感觉自己不那么爱发火了,前年我卖羊有9000元收入,去年有1万多,羊生羊羔,现在我有30多只羊了,也许再过几年就能有上百只,好日子还在后头。”他说。

在刘家村,杨凌最爱讲的一句话是——人穷不可怕,心穷才可怕。去年10月,杨凌坐车遇到一个浙江的养殖户,二人相谈甚欢,一见如故,互留电话后,杨凌劝他到刘家村来养牛蛙。养蛙需要30亩水田,村民意见很大,有人质疑到:“拿我们的土地让别人发财,图什么啊?”为了说服大伙儿,杨凌光院坝会就开了三次,他给大家算账到:“1亩田能产谷子1000斤,按一斤一元算,收入1000元,除去农药、化肥、种子,再加上人工成本,所剩无几,流转给浙江老板,流转费一亩地能有700元,再在里面打工,女工一个月能有2000收入,男工一个月有3000元收入,重要的是,跟着人家学先进的技术和理念,它山之石可以攻玉啊”!

养殖户刚进来那会儿,杨凌一有空就去与浙江老板聊天,养蛙需要什么样的土质、水温多少度合适……怎么养、销售渠道有哪些他摸得一清二楚,而原先只准备试一试的浙江老板,看到杨凌和村民的诚意后,决定追加投资,并且一口气和村上签了5年的合同,老板王林皓说:“我的愿望是在这里长期发展,今后,我出资金和技术,村民出土地和管理,我们走合作社的道路,大家有钱一起赚”。

在杨凌的带动下,刘家村软硬环境越来越好,脱贫路越走越宽,一些外出务工的人员开始回乡创业,周世良兄弟就是其中之一。两兄弟原先在外开矿,眼见农村越来越有发展前途,便选择回乡发展生态农业,几年前,两兄弟流转了400多亩荒山,现在周家兄弟的荒山已成绿海,生态养殖给两兄弟每年带领至少40万的收入,周世泉说:“现在虽然挣得没有以前多,但是回到自己的土地上心里很踏实,而且,生态农业是具有可持续发展的朝阳产业,我们感觉这条路是对的。”

2019年9月,刘家村实现完全脱贫,并被评为县、市“四好村”,住上好房子,过上好日子,养成好习惯,形成好风气在刘家村已经不是一句空话,在贫困户杨吉贵宽敞的院坝里,他掰着手指给我们算了一笔账,今年他家的玉米预计可收入800元、谷子收入1000元、加上养猪、卖羊的钱……收入5万元没有问题。“杨吉贵笑呵呵地说。(姚华 鲁滨逊)


编辑:赵彬




点击次数:  更新时间:2020-06-01 22:53:18  【打印此页】  【关闭

上一篇:第一书记谭小华:我绝不是走过场的

下一篇:成都龙潭街道院山社区首届“产业新城杯”社企共建趣味运动会举行

网站首页 | 本网介绍 | 媒体合作 | 版权声明 | 投稿须知